澳日式餐厅卖“武汉汉堡”被指种族歧视,食客怒而持刀上门教做人


接近17日凌晨时,靳官萍接种了重组新冠疫苗。她对记者描述:“护士熟练地推完了药,我自已用棉签按住针口,舒了一口气。感觉跟平日打针没啥区别,像被蚊子叮了一口似的。”注射疫苗之后,她在观察室待了大概半小时,而后与另外3位志愿者被统一安排住进了武汉特勤疗养中心,单人单间,接受为时14天的医学观察。

据她介绍,离开武汉特勤疗养中心之前,包括她在内的4位志愿者均按研究计划完成采血,并自愿接受了肺部CT检查,结果显示4人都“双肺纹理清晰,非常正常”。但这还不意味着试验结束,记者了解到,志愿者们接种疫苗之后,需要在随后的6个月中配合开展研究随访。

CT结果显示双肺正常 离开时“特别舍不得”

离开疗养中心时,靳官萍内心“特别舍不得”。在108位受试志愿者所在的微信群,不少人问她能不能发点照片,大家互相认识一下,希望有机会合影……靳官萍看了很感动。

疫情之前“朝九晚五”的生活,在医学观察期间仿佛变得有些遥远,但在公司线上复工之后,她每天在自己的房间内按时打卡上下班。

《名利场》网站表示,特朗普近来谈论疫情话题时转变了自己的语气和战术,这一改变受到了多重因素影响,其中既有政治因素,也包括个人因素。文章紧接着提到,特朗普知道他的密友切拉感染了新冠病毒,在纽约长老会医院住院治疗并一度陷入昏迷。文章称,纽约著名的特朗普(竞选活动)捐赠者比尔·怀特(Bill White)透露,斯坦算是特朗普最好的朋友之一。

据报道,4月1日,特朗普在记者会上承认,意识到新冠病毒的“严重性”后自己改变了对这种疾病的看法。当天他还提到自己一位患病的匿名友人说,“这对他打击很大,他很坚强,是个非常坚强的人。但他年纪大了,病得又重,在某种程度上是我们说的(患有新冠肺炎)的典型。”

回家路上也很顺利。她说:“进小区很容易,测了一下体温,然后微信扫一个健康码就可以了。”

“也是研究方想让我们大家彻底放心吧!”靳官萍在自己的疫苗日记中这样写道,“CT当时就可以看到结果,我们都双肺纹理清晰,非常正常!然后就可以收拾行李回家啦!”

不过,还不意味着试验结束。记者了解到,志愿者们接种疫苗之后,需要在随后的6个月中配合开展研究随访,并进行7次血液样本采集,主要用于抗体检测。